首页 孕前 孕期 分娩 产后 婴儿 幼儿 早教 指南 澳门十大博彩娱乐平台 食谱 社区

亲子

下栏目: 智力 行为 亲子 才艺 运动 性格 资源

澳门信誉赌场网站大全

来源:网络整理 热度:℃ 时间:10-16
摘要:龙肚子里的激战

  
胖胖龙探头一望,只见隔壁这间牢房里的龙最漂亮,那鼻子、嘴、眼睛,都是正儿八经的龙模样,无可挑剔,但是却没有耳朵。更奇怪的是,这牢房中间还长着一根枝叶翠绿的树,上面结满了又圆又大的李子。

  
那龙见胖胖龙瞅他,便嬉皮笑脸地扮了个鬼脸。

  
胖胖龙觉得这个没有耳朵的龙一定很好玩,便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
“乖龙!”没有耳朵的龙嬉笑着说。

  
“那你一定很乖吧!”胖胖龙猜测。

  
“他乖?”站在旁边的比按哭笑不得地说,“他乖得过头了,懒得出奇,从来懒得降雨。玉帝一让他下雨,他就跑,老是旷工、溜号!”

  
“谁说我没降过雨,我也降过一两回的!”乖龙嬉皮笑脸。

  
“你降的那也叫雨?”比按轻蔑地撇撇嘴,“没掉下一两滴,看见下面哪个仓库里有好吃的,或是哪个饭馆正摆宴席,便刮起一阵龙卷风,全给卷上来,饱餐一顿!”

  
“因为这件事就把他关起来了?”胖胖龙有点不安地问。他拿不准,自己以后长大行雨时,看见好吃的,会不会也这样。

  
比按皱皱眉头说:“光这些事,还算不得敌我矛盾,顶多属于少年劳教,问题是他屡关屡逃,而且到处乱藏,一会儿藏到人的身体中,一会儿藏到古木的柱子里,要是在旷野无处藏身,他就会钻入牛角或牧童的衣服里,叫追捕他的雷神在牧童头顶上隆隆乱响。这一年,他已经逃跑八次了,最后这一次惹怒了玉帝,砍掉了他的耳朵。”

  
“砍耳朵也不错,我还有李子吃呢!”乖龙乐呵呵地说着,从树上摘下一个又红又大的李子递给胖胖龙说,“吃吧,这是我耳朵变的,哥们儿请客!”

  
看着胖胖龙将信将疑,乖龙又说:“不信,你问你哥,这可真是我耳朵变的!”

  
比按无可奈何地点点头:“这事也怪,这小子耳朵一落地,便生出一棵李子树,还是新品种,结出的果实叫龙耳李,肉厚且无核,而且极甜,听说在下面什么博览会上,外商订货的还不少。没想到这小子在监狱里,耳朵倒先出了国。”

  
“嘻嘻!”乖龙得意地嬉笑着,“畅销西欧、北美、东南亚,一出就是七八国呢!”

  
胖胖龙咬了一口龙耳李,哎哟,顺着满嘴流鲜汁,真甜。

  
“哥哥,你也来一口。”胖胖龙把李子递给比按。

  
比按还有点犹犹豫豫,但看那李子肉又鲜又红,终于忍不住嘬了一口。

  
“倒也!倒也!”乖龙突然拍起手来,指着比按和胖胖龙大叫。不知他往这龙耳李里放了什么迷魂药!

  
比按和胖胖龙头昏眼花,迷迷瞪瞪地倒在了地上,呼呼大睡起来。

  
不知什么时候,胖胖龙和比按醒来,发现牢房里只剩下那棵李子树,乖龙却已无影无踪。

  
“糟糕!那家伙跑了!”胖胖龙说。

  
“他跑不远。这牢狱里布满了机关,且有许多小比按守在外面,没有我的令牌,谁也逃不出去。让我看看,这家伙躲在哪儿?”比按说着,一掀身上的鳞甲,取出一面圆圆的照妖镜,举在手中,三摇五晃,镜子呼呼闪出光来。

  
比按用照妖镜向东一照,不见乖龙;向西一照,也没有。他再向南,向北,向上,向下,都照遍了,却连乖龙的影子也没找到。

  
“别白费劲了,我在这儿呢!”胖胖龙的肚子里突然传出乖龙的声音。

  
“糟糕!他钻到我肚子里啦!”胖胖龙惊慌地捂着肚皮。

  
“不要慌!我自有办法!”比按胸有成竹,“这乖龙又懒又馋,你只需三天不吃饭。我再把一块窝头放到你嘴边上,他只要闻到味儿,就会没命地钻出来啃窝头的。”

  
“这你可说错了,”乖龙在胖胖龙的肚子里笑嘻嘻地说,“我这里有许多好吃的呢,我可以熘肝尖儿,爆肚儿,涮百叶,还有红烧肥肠,水晶里脊……”乖龙滔滔不绝,听得胖胖龙直流口水,心想,没想到这家伙还带了那么多好吃的东西。

  
这么想着,胖胖龙忍不住低下头来,朝着自己的肚皮里喊:“喂!我说乖龙,这些好吃的,你可别全自己独吞,多多少少也给我留一点尝尝!”

  
慌得比按忙说:“我这傻弟弟哟,他要吃你的肝和肠呢!”

  
哇!胖胖龙这才明白,他吓得几乎昏了过去。拼命大叫:“乖龙哎,你可千万别吃,你不知道,我这肝得过肝炎,我这肺得过肺病,我这大肠……胆固醇特高……”

  
“那我就吃心!”乖龙大大咧咧地说。

  
胖胖龙赶紧说:“我那心也是坏透了的,不中吃!”

  
乖龙倒满有主意:“那我就钻到你的喉咙口上张大嘴等着,你一吃东西就先到我的肚里,要饿也先饿死你!”

  
胖胖龙傻眼了,他最怕的就是这一手了。他觉得嗓子眼儿痒痒的,乖龙说干就干,真的跑到那儿去了。

  
比按一边用照妖镜照着胖胖龙的脖子,一边惊慌地叫:“哟,这家伙在你嗓子眼儿旁边还支起了个小帐篷,看样子,他真准备长期安营扎寨哩!”

  
胖胖龙哭咧咧地:“哥哥,这可怎么?”

  
比按苦着脸想了想,说:“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我也变作小虫钻到你肚里,把他赶出来。只是这个办法有些危险,我们在你肚里动刀动枪的,难免要碰肝触肺,你肯定会难受之极,还有,真要打起来,战争规模就难以控制,说不定从肚里打到大脑,把你打成白痴。”

  
胖胖龙一听,脸都吓白了:“妈呀!千万别打,最好还是斡旋一下,看有没有最后一线和平解决的希望。”

  
乖龙在里面大叫:“我绝不妥协,除非无条件把我释放!”

  
比按对胖胖龙说:“你听听,他已把和平的大门死死关上了,看样子只有打了。”说着,“嗡”的一声,变成一只浑身带亮针尖的小虫,就要往胖胖龙的嘴里飞。

  
胖胖龙急忙闭住了嘴。

  
那小虫又向他鼻孔飞去,胖胖龙忙堵住鼻孔。

  
那小虫又向他的左耳飞去,胖胖龙的一只耳朵也有东西堵住。

  
“咦?这是什么?还带点香味儿。”飞在空中的比按惊疑地说。

最热资讯